首页 »

王超:来自革命老区的艺术总监

2019/10/10 5:05:21

王超:来自革命老区的艺术总监

 

 

王超的老家位于临沂市沂水县的韩旺铁矿,傍着沂河,背靠崮山。矿区曾有几千名职工,有自己的商店、医院、幼儿园、学校、公园、电影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矿区像个小社会,也有自己的生活秩序,显现着独有的生机和活力。早晨,广播喇叭响了,提醒大家起床;中午回家吃饭,饭后可以午睡,到时广播会再次响起,提醒大家,该上班了;有时晚上下班,还可以去电影院看看电影。矿区很多职工是从农村招工来的,仍染着土地的实在和简单,安静地过日子。那画风,让已经离家十多年的王超描述时,几多温情,几多欢欣。他说他以从临沂来为荣,“是沂河水养育了我”。

 

1986年,王超在韩旺铁矿的职工医院降生。那时矿里已有简单的混凝土三层宿舍楼,王超家分到一个不到40平米的房子。王超妈妈在矿区工会工作,做财务,也做群众文化推广。爸爸做供销,经常往外跑,看到外面的世界。王超小时候就由奶奶、姥姥带着。妈妈是京剧票友,经常在晚上一句句地练习京剧唱段。爸爸喜欢古典音乐,小王超嗓音出众,也聪明,跟着妈妈学唱,也常听爸爸出差时买回来的磁带,接受古典音乐的熏陶。艺术氛围在简陋的家里氤氲,营造出别样的快乐。韩旺铁矿后来选送妈妈去山东艺术学院,跟著名歌唱家学了两年声乐。妈妈唱“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歌声悠远清丽,美的醉人。王超觉得,那个时代,许多有才华的人,都与专业深造擦肩而过了。

 

王超家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从小爸妈要求他简朴,不要浪费,但在孩子读书求学方面,家里会竭尽所能。王超初中毕业,当地开办了一所私立高中齐鲁博苑,招来当地的优秀教师,王超是考进去的第一届高中生,在那里,他受到了当时当地相对最好的教育。王超音乐方面有特长,那时考大学有专长的可降分录取,家里希望他能因特长而进入一本甚至名校,就支持他学音乐。先是买了电子琴,到他上高中时,家里花一万多元为他买了一架钢琴,在那时,这笔钱几乎是父母大半年的工资收入。“我学习音乐专业之所以到现在还算较为优秀,是和家里非常大的支持分不开的。”王超字斟句酌地说。

 

那时,王超放学后喜欢去周边农村玩,抓青蛙,抓螃蟹。班里有很多同学是农村的,他也常去他们家里。农村生活艰苦,厕所在露天,几乎半开放,牛啊羊啊鸡啊狗啊,听到动静会过来,看着你,纯天然。有时王超在同学家过夜,被汗渍浸透的被子发硬,盖在身上涩涩的,皮肤会疼。高中住校,有同学一天的伙食费只有2元,几乎不够一顿饭钱。有同学每次都会从家里背来一箱煎饼,就着咸菜吃一个月。他的很多同学是在这样生活着!每每看到这样贫穷的环境,都会给王超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深切的同情和理解,激发他为改变现状而奋斗的勇气,将来,在他有能力有可能的时候,他要为扶贫帮困出力。勤劳质朴的生活,也养成了他吃苦耐劳,懂得珍惜,努力再努力的习惯。

 

临沂是革命老区,当年曾经历过很多战役,红嫂的故事在当地家喻户晓,韩旺铁矿附近也有烈士遗骸。王超上学时,每年清明,学校都会组织给烈士扫墓,请来当年参加战斗的老红军老战士给学生们讲课。这样的教育和氛围,耳濡目染,使王超从小就接受积极正面的人生观,接受人要有崇高的理想,要为人民服务,要为祖国和人民的事业做出贡献的价值观。王超在高中时因各方面表现突出,被选派参加了党员培训班,自己也有积极的入党意愿,成为为数不多的在高中时就参加了正式入党培训的学生。王超说,为理想而奋斗终身的信念,是临沂给我的。

 

2003年,王超以优异成绩考入杭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学习指挥专业,后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攻读硕士,再考入莫斯科国立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进修。几位国内外著名指挥家的教学传授,使王超的指挥生涯步步向前。王超自身的努力也是异乎寻常的,常常把日常生活压缩到极简,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到俄罗斯学习,一个月的学费是一千美元,王超自己积攒了一些,家里支持一些,他只能尽量减少支出,尽量快点学完。别人一天上5门课,他要上10门,拼了两个月,结果发高烧病了一星期。自己做饭,有一次切菜时不小心切到手指,鲜血直流,用透明胶使劲扎上止血,翘着手指继续切。吃完饭,在深深的雪地里走了40分钟,去上课。幸好没感染。回想这些,他说没觉得苦。

 

如今身为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师的王超,组建了上海师范大学泊乐合唱团;成功策划和组织了多项全国或国际合唱研讨会和音乐会,为中俄合唱搭建交流平台,为中国合唱青年指挥创造学习观摩机会;在全国各地举办讲座,在各峰会上做重要发言。也许,从王超策划、组织或参与的这些活动主题,他个人的讲座或发言题目,就能大约知道他的所思所想:“畅想未来”青年合唱指挥沙龙;《关于完善中国合唱生态圈的建议及中国中青年合唱指挥合作方案的探讨》;《确立“合唱与指挥课程”作为普通高校音乐教育本科专业必修课程的核心地位》......作为上海市奉贤区政协委员,王超提交后被采纳的提案中,有一份的标题是“关于全面开展合唱艺术活动的建议”。王超的日程,几乎隔年就已排满。现在,他最想干的是什么?

 

笔者与王超相识,缘起6年前报名参加上海社科界合唱团学唱,不久王超被请来担任这个合唱团的常任指挥。几年过去,眼前的王超显然多了几分练达,脸上有缺乏睡眠的疲惫。我们约在上海社联咖啡厅聊,窗外淮海路的繁华街景,在烈日下闪烁金光。王超喜欢上海的便捷和全球化,喜欢各种信息的迅速和整体的城市文明,喜欢上海对人才的包容和公平,这里能给你施展才能的自由度。偶尔他会翻看手机,此刻,上海师范大学泊乐合唱团正前往贵州省遵义市多所中小学及乡镇小学,开启为期一周的“合唱结对”项目。这支队伍共17人,全部是自愿报名的泊乐合唱团团员,将分为四个小组,给当地的孩子们传授五线谱快速读谱、体态律动、有效排练等。

 

近几年来,上海师范大学和王超本人,联合多部门共同出资几十万,举办公益合唱学术活动,又经过长期筹备,今年终于将合唱公益活动延伸到了中西部地区。王超显然对此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合唱有非常大的精神意义,对孩子的审美培育和行为习惯有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他希望能摸索出经验,与全国高校共享,能有更多的人来做,笑称此为“精神扶贫”。“我只是手中有一根蜡烛,但我想把它点燃。”王超做这些份外事,不遗余力。泊乐合唱团初创时,没有资金,他自掏腰包,几乎倾尽所有。操办论坛,有时也会有资金缺口,他也会心甘情愿支付。王超并不富有,家里有老人,在上海没有自己的房子,孩子上不了户口,会影响上学接受教育......但他已有学术上的一席之地,有一定的话语权,他要为理想而努力。

 

王超说,在他老家,对父母、长辈、师长的孝,比其他地方浓烈得多,这也是他以家乡为荣的主要原因之一。韩旺铁矿,那里的路,是爷爷、姥爷参与修建的,那里的树,是爸爸妈妈参与种下的,浸润着他们的芳华。18岁离家,之后每一次回临沂,他都很珍惜,给奶奶清扫厕所厨房,每天陪姥姥聊天,看着老人布满邹纹的脸,浮想联翩。临沂的天空、铁矿的声音,还有下雨后泥土的味道,那里的一草一木都使他感到亲切,承载着美好的记忆。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路;父母故,人生只剩归途。”王超淡淡的叙说里,隐含着沧桑和忧伤。造化弄人。王超妈妈,一位为儿子奉献了一生的母亲,在儿子刚刚完成学业,可以在经济上为家庭承担责任时,突患重病,不幸于2016年年末辞世。王超心痛欲摧,陪伴妈妈的最后几年,煎熬中感悟着生死,看淡了声名,也参悟着生命的本来意义。

 

“好想藏在您怀里,听故事的寓言;好想勾着您的手,星光下许心愿......”妈妈病重时,王超创作了混声合唱《妈妈》,他指挥泊乐合唱团演唱时,打动了现场所有听众。深情的歌,唱给妈妈,也唱给临沂。在我听过所有王超指挥的合唱中,这一首是最出色的。